<progress id="7x7xv"></progress>
<cite id="7x7xv"></cite>
<var id="7x7xv"></var>
<cite id="7x7xv"></cite>
<var id="7x7xv"><strike id="7x7xv"><listing id="7x7x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7x7xv"></cite><cite id="7x7xv"></cite><var id="7x7xv"></var>
<var id="7x7xv"><video id="7x7xv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7x7xv"></var><var id="7x7xv"><strike id="7x7xv"><listing id="7x7x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7x7xv"><video id="7x7xv"></video></cite>
沈陽 大連 鞍山 撫順 本溪 丹東 錦州 營口 阜新 遼陽 鐵嶺 朝陽 盤錦 葫蘆島 綏中 昌圖 商貿開發區 遼寧社區網 惠農鄉村通
    東北新聞網國內國際頻道

李白受牽連遭流放

作者:辛上邪

2017-12-11 14:40  來源:光明網 北京晚報  
分享到:

  作者:辛上邪

  從天寶三載(744)三月離京到天寶十五載冬安史之亂爆發初期,李白以梁園(商丘)為寄居地,繼續“浮游四方”。他去過今天陜西的彬縣、岐山,河北,山西的太原,江浙的揚州、金陵、會稽,安徽的宣城、廬山等地。但李白詩中說自己是“一朝去京國,十載客梁園”,雖不是真的客居十年,也是長期居留梁園,因為他在梁園另安一家、娶了宗氏。

  離開長安后,李白去了洛陽,在那里遇到杜甫,他們結伴游大梁,遇高適,同登吹臺、游梁園,一起在宋州(商丘)飲酒、賦詩、行獵。杜甫、高適此時仍在忙于種種無果的干謁,出頭無門,李白是滿懷希望后的失望,梁孝王召集天下豪杰的梁園對他們便更具深刻的意義。是年冬,李白受篆之后還家。次年夏末,李白與杜甫會與兗州(山東昌邑),又去齊州會同高適去拜謁北海太守李邕。之后李白返家。

  天寶五載(746),李白在同族兄弟幫助下,購買田地以養子女。冬天又浪跡梁園,與宗楚客的孫女宗氏結婚。民間有“千金買壁”的傳說,近年來還演化出同名電影,講述的是宗氏被李白的題壁詩文打動芳心,重金買下那塊墻壁,以免詩文被刷去;李白聽說美人義舉后,也萌生出敬愛之心,請杜甫、高適做媒,喜結良緣?上н@個傳說僅是閑話而已,并未查得其史料出處。

  據周勛初先生推測,宗氏可能與李白事先有協議,不負責照顧李白前妻留下的孩子們;也可能此時“魯一婦人”仍在山東家中留守,故李白沒有長期駐留山東。在梁園期間,李白似乎對宗氏較為怠慢,不似之前與許氏的纏綿,“三百六十日,日日醉如泥。雖為李白婦,何異太常妻”。但宗氏亦信奉道教,清心寡欲,對李白的醉酒可能不會太在意。

  套用現代的觀念,宗氏和李白更像“靈魂伴侶”,他們不見得花前月下,卻心意相通。李白對宗氏很尊重、愛戴,對其信奉道教欣賞、支持!白酒藓贸他[,嬌女愛飛鶴”,“多君相門女,學道愛神仙!弊谑显]山與李林甫之女李騰空結伴修道,李白送宗氏前往并賦詩。安史之亂初期避戰亂時,也許是行程不便,李白并未回山東照顧孩子,逃亡時他照拂的是宗氏,“愛子隔東魯,空悲斷腸猿!边x定廬山為避難處后,李白與宗氏在廬山結廬,準備定居于此,安享歲月?上в劳踹^廬山時,征召李白入幕,打破了寧靜。

  至德元載(756)十二月,李白懷著一顆報國之心,壯志昂揚地從軍,準備做大事業!巴趺魅ノ催,明朝離別出吳關。白玉高樓看不見,相思須上望夫山”,辭別宗氏后,入永王幕府,期待永王能利用水軍從揚州直通幽州,取安祿山老巢,剿滅叛亂,“戰艦森森羅虎士”、“樓船一舉風波靜”、“南風一掃胡塵靜,西入長安到日邊”。好夢不長,永王成了玄宗和肅宗權利斗爭的犧牲品。

  玄宗逃亡途中,肅宗“被迫”繼位,遙尊玄宗為太上皇。玄宗不得不放棄部分權利,下詔“任命”肅宗。太上皇和皇帝雙重負責、分片負責雖在戰時有利于軍情迅速匯報,但為朝堂的安寧埋下禍端。玄宗兩次任命永王,令其掌握水軍北上抗敵。肅宗也同意了這樣的安排,可是在永王真的大軍北上時,肅宗出于對自己權位的擔心出爾反爾,以叛亂謀反之罪對其鎮壓。在與朝廷的對戰中,永王中箭被抓,后被殺。作為其“羽翼”,李白難逃牽連。

  李白被判“加役流”去了夜郎。盡管“加役流”是唐代最嚴厲的流放,相當于死刑減刑,但畢竟好過死刑。李白免于死刑有幾種可能的原因。一種說法是,李白早年救過郭子儀,彼時郭子儀報恩,力保李白。郭子儀是平定安史之亂的功臣,肅宗十分依賴,如果郭子儀確為李白求情,免死是不難的。但不少學者對此質疑?梢源_定的是,宗氏在李白入獄后,為救李白四處奔走;茧y見真情,李白在尋陽獄中時,惦記兒子與宗氏,“穆陵關北愁愛子,豫章天南隔老妻。一門骨肉散百草,遇難不復相提攜!睂ψ谑鲜指屑、思念!奥勲y知慟哭,行啼入府中。多君同蔡琰,流淚請曹公!痹诶畎讋由砣ヒ估蓵r,宗氏的弟弟宗璟遠路趕去送行,李白感喟說“我非東床人,令姊忝齊眉”。對于宗氏,他有說不盡的敬愛與抱歉。

  抵達夜郎后,李白約于次年遇赦返回。不知何故,他沒有再與宗氏團聚。在夜郎時,李白未得到宗氏的書信,“北雁春歸看欲盡,南來不得豫章書”,也許宗氏已經故亡,或者是遁入深山修道不再顧念塵世。

  晚年的李白仍然蹤影未定,四處輾轉。他的卒年也不確定,有廣德元年(763)、廣德二年(764)、大歷元年(766)、大歷二年(767)等多種說法。李白的墓地在安徽當涂。死后他的兒子伯禽來為其守孝,定居于當涂。元和十二年(817),李白生前好友范作之子范傳正任宣歙觀察使,特意去當涂訪李白后人。伯禽已亡,其子外出多年未歸,伯禽的兩女已嫁農夫。這兩位李白的孫女將家存的散亂、有限的記錄交給范傳正,并指給他李白墓地所在。范傳正與當涂縣令一起為李白遷葬,將其墓地遷至李白一心所向的青山——那是謝朓常常去的地方——李白說自己“一生低首謝宣城”。

  在聞聽李白被流放夜郎后,作為李白的摯友,杜甫寫下《夢李白》,其中的“千秋萬歲名,寂寞身后事”可謂對李白漂泊、跌宕一生的贊譽和安慰。才華空前絕后的李白,從生到死,身世都是一團迷霧;來去匆匆,為世間留下一片絢麗的彩霞——也許他真的是一位被貶謫的仙官。(辛上邪)


(責任編輯:萬珍妮)
相關報道

東北新聞網
微信訂閱號

東北新聞網
手機版

東北新聞網
法人微博

新聞客戶端
Android版

新聞客戶端
iPhone版

 
關鍵詞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關閉窗口

*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,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,
請您來信來電(024-31885629)聲明,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。
東北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
pk10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