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7x7xv"></progress>
<cite id="7x7xv"></cite>
<var id="7x7xv"></var>
<cite id="7x7xv"></cite>
<var id="7x7xv"><strike id="7x7xv"><listing id="7x7x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7x7xv"></cite><cite id="7x7xv"></cite><var id="7x7xv"></var>
<var id="7x7xv"><video id="7x7xv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7x7xv"></var><var id="7x7xv"><strike id="7x7xv"><listing id="7x7x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7x7xv"><video id="7x7xv"></video></cite>
沈陽 大連 鞍山 撫順 本溪 丹東 錦州 營口 阜新 遼陽 鐵嶺 朝陽 盤錦 葫蘆島 綏中 昌圖 商貿開發區 遼寧社區網 惠農鄉村通
    東北新聞網國內國際頻道

漢初的“一國兩制”

作者:

2017-12-14 15:00  來源:中國青年報  
分享到:

  作者:張國剛

  漢朝建國時期的制度設計中,有一項基本的政治安排——“郡國并行”,即封國與郡縣并行,“一朝兩制”:既有周朝的封建制,又有秦朝的郡縣制。早年有七八個異姓王國,后來又有幾個同姓王國。

  這種政治生態在幾十年后,漢景帝即位初年,引起一場大禍。以吳國與楚國為首的諸侯王發動叛亂,提出“清君側,誅晁錯”的口號。一時間氣勢洶洶。晁錯是景帝為太子時的侍讀老師、藩邸舊臣,力主削藩。吳楚七國之亂以誅滅晁錯為借口,實質是指向朝廷。叛軍直逼京師,史稱“吳楚七國之亂”。漢初“郡國并行”的一國兩制方針,受到最大的挑戰!

  劉邦為何搞“一朝兩制”?

  戰國七雄并立,各國內部大多實行郡縣與封邑并行的行政體制。即使在秦國,商鞅變法之后,也有封邑存在,比如商鞅的商於、魏冉的陶邑等。公元前221年,秦始皇兼并六國,采納李斯的建議,海內皆郡縣,廢除了封邑制度。趙高誣告李斯的一個罪名就是,想獲得分封。項羽稱霸期間,完全恢復了分封制度。分封了十八個諸侯王,他自稱西楚霸王,害死義帝之后,連一個名義的共主也沒有了,天下又成了分裂局面(霸王畢竟不是天子)。

  楚漢之爭中,劉邦贏得天下。他有兩類幫手,一類是“職業經理人”,比如蕭何、張良,此類人戰后論功行賞,最高就是封侯拜相,出任各種職務;第二種是大小“股東”,分割漢王朝的“股權”,他們被分封為諸侯王。從形式來說,劉邦只是這些諸侯王推舉的“董事長”:“(漢五年)正月,……諸侯王皆上疏請尊漢王為皇帝。二月甲午,(漢)王即皇帝位于汜水之陽!(《資治通鑒》卷十一);实垭S即下詔:封吳芮為長沙王,無諸為閩越王。

  細讀這一段文字,可知,名義上劉邦這個皇帝是大家推出來的。實際上,劉邦在打天下的過程中,就可以分封(包括許諾)王、任命相,如分封張耳為趙王,任命韓信為趙相。以漢王來分封趙王,任命趙相,多少有些僭越。韓信后來自任“假齊王”(代理齊王),也謀求劉邦的認可,盡管劉邦當時并不是皇帝。

  然而,形式上由韓信帶頭推舉劉邦為皇帝,這確實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一次,前不見古人,后不見來者!這種看似形式主義的東西,背后體現的是時人對于政治體制的認識和當時的政治生態。公認的道理是,一起打天下,就應該“分封”,由共同打天下的英雄瓜分利益是合法合情合理的;蛘哒f,劉邦贏了天下,分封異姓王,這是必須的!

  但是,劉邦打心眼里認同的是秦始皇的海內皆郡縣,異姓王分封只是權宜之計。劉邦皇帝任內七年半,主要工作就是取締異姓王,從楚王韓信開始,到梁王彭越、淮南王英布、燕王臧荼等,先后以各種理由消滅之。同時,劉邦又用同姓王取代之。結果就有了同姓王聯合造反的“七國之亂”!

  為什么要分封同姓王?目的是為了屏藩中央。劉邦的兄弟并不多,兄弟的能力也不強。八個兒子中,除了結婚前的外室子劉肥、與呂后生的嫡子劉盈(繼位為帝)外,與其他妃嬪生的兒子,其時年紀都比較小。劉邦甚至把一些同族遠親如瑯琊王劉澤都分封了,以為幫襯。這種屏藩作用,在呂后去世、文帝劉恒即位的政局博弈中就體現出來了。呂祿呂產等“呂家幫”掌控朝廷大權時,最先起兵發難的就是齊王劉襄(劉邦的長孫),瑯琊王劉澤也始終站在維護中央皇權的立場上。遠在代國的中尉宋昌剖析政變后的時局,認為長安主政的元老,只能擁立劉家人為帝,所列舉的幾條理由中,老劉家統治得人心等“軟實力”之外,屬于“硬實力”的就是同姓王的威懾力。后來的政治實踐說明,劉邦的同姓分封,與當初的異姓王安排一樣,是有現實收益的舉措。如果說,周政分封制是王道,秦政郡縣制是霸道。劉邦的霸王道雜之——“郡國并行”,也是“應時”之舉,順勢而為。在鞏固漢初政權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任何正確的制度、理論,只有與一定的歷史時空條件結合起來,才有意義。漢初的同姓分封也是這樣。

  同姓分封在文景時代已經顯露出弊端。這就是尾大不掉,中央不能掌控地方。各個諸侯國內部并不是貴族式封邑制,而是集權式郡縣制。這與西方“我的臣民的臣民不是我的臣民”的封建制(Feudal System)完全不同,不可能發展為地方自治的聯邦制。因此,漢代的封國的發展,其結果不是中央制服地方,就是地方作亂取代中央。

  文帝(前202-前157)即位不久,賈誼《治安策》就敏銳地觀察到中央與地方關系的不正常,尖銳地提出解決諸侯王坐大的問題,刻不容緩。通常思想家比政治家有先知先覺,政治家的反應謹慎,有操作層面的可行性考量。直到景帝時期,用武力解決了吳楚七國之亂。漢武帝進一步的削藩措施,一策是施行“推恩令”,給稀釋政策披上仁孝的外衣(推恩),而且更加制度化便于操作,這樣數代之后,王國不斷變小,自然趨于國將不國,被迫取消。另一策是用酷吏嚴懲違法亂紀的諸侯王,治其罪而廢其國。秦始皇海內皆郡縣的制度,經過漢初“郡國并行”的過渡,在漢武帝時代以更成熟的制度重新鞏固下來!

  西漢以后王朝,是行郡縣制還是分封制,仍然有所反復。但事實證明,中央集權下的郡縣制,是適合中國國情的行政體制。(張國剛)


(責任編輯:萬珍妮)
相關報道

東北新聞網
微信訂閱號

東北新聞網
手機版

東北新聞網
法人微博

新聞客戶端
Android版

新聞客戶端
iPhone版

 
關鍵詞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關閉窗口

*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,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,
請您來信來電(024-31885629)聲明,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。
東北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
pk10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