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7x7xv"></progress>
<cite id="7x7xv"></cite>
<var id="7x7xv"></var>
<cite id="7x7xv"></cite>
<var id="7x7xv"><strike id="7x7xv"><listing id="7x7x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7x7xv"></cite><cite id="7x7xv"></cite><var id="7x7xv"></var>
<var id="7x7xv"><video id="7x7xv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7x7xv"></var><var id="7x7xv"><strike id="7x7xv"><listing id="7x7x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7x7xv"><video id="7x7xv"></video></cite>
沈陽 大連 鞍山 撫順 本溪 丹東 錦州 營口 阜新 遼陽 鐵嶺 朝陽 盤錦 葫蘆島 綏中 昌圖 商貿開發區 遼寧社區網 惠農鄉村通
    東北新聞網國內國際頻道

如何理解孟子的性善論

作者:

2018-01-03 14:19  來源:解放日報  
分享到:

  作者:上海師范大學哲學系教授、華東師范大學現代思想研究所研究員郭美華

  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不僅是一個抽象思辨的哲理問題,而且更是一個切實踐履的自覺行動問題。

  孟子性善論是傳統儒家哲學的一個基本命題。一定意義上甚至可以說,它是傳統儒家哲學的一個信仰,乃至于后世儒學一說起荀子性惡論便謂“大本已失”。不過,性善論的具體含義一直以來并沒有得到清晰而確切地揭示。

  實際上,孟子哲學的所謂性善,是與心連在一起加以論述的。在《孟子》中有兩段相關文本,第一段出現在《公孫丑上》,其中提到“人皆有不忍人之心……惻隱之心,仁之端也;羞惡之心,義之端也;辭讓之心,禮之端也;是非之心,智之端也”。

  這里面,如何恰切地理解“端”,成為合理、準確地理解孟子性善論的關鍵和基礎。趙歧注說:“端者,首也!睂O奭疏說:“孟子言人有惻隱之心,是仁之端,本起于此也!睂O奭疏把趙歧所注“端為首”解釋為“本”,從而把問題推向了一個歧義之處,即端究竟是本還是末?

  《說文解字》說:木下曰本,從木,一在其下;木上曰末,從木,一在其上。從字義本身來看,“端”是在上者,而非在下者。端作為在上之初生,就是已然有所綻放的端芽或萌芽。孫奭疏把趙歧注的“首”理解為“在下之本”,意義恰好反了。

  端作為已然萌發之芽,是仁義禮智之具體道德的源初展開。但是,在對端的理解中,不少人還是堅持以“種子說”來解釋“端”。這樣的理解,離孟子的性善論有很遠的距離。

  孟子所謂“今人乍見孺子將入于井”而“皆有怵惕惻隱之心”,實質上僅僅是說在此具體情境下,有自然而然的道德心理意識活動。從“道德心理意識活動”出發,并不能必然地推論出一個良知或良心實體。

  由此,我們可以看到在《孟子》中第二段相關說法。在《告子上》中,孟子不再說“端”,而直接說“惻隱之心,仁也;羞惡之心,義也;恭敬之心,禮也;是非之心,智也”。朱熹認為,“前篇言四者是仁義禮智之端,而此不言端者,彼欲其擴而充之,此直因用以著其本體,故言有不同耳”。朱熹仍然強調所謂本體,顯然錯失了性善的真意在于活動或行動自身的自為展開。

  事實上,“端”可以是由種子生發出來,也可以由整棵樹生發出來。無論是種子所發之萌芽,還是整棵樹所發之萌芽,都與大地、天空、陽光和水分等相聯系而成為一個整體。將“端”理解為具體的種子,就使“大地、天空、陽光、水分”之整體被遮蔽了。

  對此,現代新儒家有所見。唐君毅就認為:“孟子言性,乃即心言性!毙鞆陀^提出,心在擺脫生理欲望的裹脅時,自然呈露出了四端的活動。并且,這四種基本活動形態,雖然顯現于經驗事實之中,但并不為經驗事實所拘限,而不知其所自來,于是感到這是“天之所與”,亦即是“人之所受以生”的性。

  總之,作為道德哲學的性善問題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不僅是一個抽象思辨的哲理問題,而且更是一個切實踐履的自覺行動問題。


(責任編輯:萬珍妮)
相關報道

東北新聞網
微信訂閱號

東北新聞網
手機版

東北新聞網
法人微博

新聞客戶端
Android版

新聞客戶端
iPhone版

 
關鍵詞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關閉窗口

*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,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,
請您來信來電(024-31885629)聲明,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。
東北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
pk10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