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7x7xv"></progress>
<cite id="7x7xv"></cite>
<var id="7x7xv"></var>
<cite id="7x7xv"></cite>
<var id="7x7xv"><strike id="7x7xv"><listing id="7x7x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7x7xv"></cite><cite id="7x7xv"></cite><var id="7x7xv"></var>
<var id="7x7xv"><video id="7x7xv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7x7xv"></var><var id="7x7xv"><strike id="7x7xv"><listing id="7x7x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7x7xv"><video id="7x7xv"></video></cite>
沈陽 大連 鞍山 撫順 本溪 丹東 錦州 營口 阜新 遼陽 鐵嶺 朝陽 盤錦 葫蘆島 綏中 昌圖 商貿開發區 遼寧社區網 惠農鄉村通
    東北新聞網國內國際頻道

東京汴梁上元夜

作者:王劍冰

2018-03-06 09:05  來源:光明網 河南日報  
分享到:

  作者:王劍冰

  一

  開封一年里最熱鬧的時候,是春節過后的元宵節,也叫上元節。中國民間愛講鬧元宵,一個“鬧”字,就將百姓喜歡元宵節的情景烘出來了。中國的春節,從年三十算起,一直都是“過”年,過春節,真正達到喜慶歡樂氣氛的,是元宵節。元宵節一過,這個年就算過完了。所以,最后的時節,怎么著也要鬧一鬧,鬧高潮了,才算舒坦。中國民間使上元節達到至上高潮的時期,是北宋。

  公元965年。這一年是一個豐年,糧食增多以致米賤得讓人咋舌。百姓有吃的,有穿的,所謂衣食無憂了。無憂則想樂,沒樂也要找樂。

  皇上是太祖趙匡胤,剛建立宋朝不久,就有了這樣的五谷豐登,怎能不高興呢?他要與民同享同樂了。于是昭告,將上元節的時間由正月十五延長到正月十九。這下子百姓樂了,民間過節一般也就是十五十六,頂多把歡樂的尾巴拖到十七,就只能戀戀不舍地放這個年遠去了。而這一年皇上竟然昭告再延長兩天,這可是破天荒頭一回,史上少見。于是成就了一個世界級的狂歡節日,并由此引出以后兩百多年的難忘時光。

  開封周圍甚至更遠的地方,幾乎所有的民間藝人都涌到東京來了,耍功夫的,唱曲子的,演雜技的,玩猴子的,舞長龍的,打擂的,賣藥的,跑馬的,斗雞的,說書的,五花八門,應有盡有,只要是百姓喜歡的,構成熱鬧的,開封來者不拒。當然最顯示繁榮興旺景象的,還是滿街張掛的紅燈籠以及各處場所中的燈會。所謂燈,就是晚上亮的,白天看的是一個樣,晚上點上蠟燭,看的又是一個樣,而且晚上讓人有很多期待。因為在宋代之前,百姓幾乎沒有晚上的熱鬧,就是點燈也不行,是要全城熄火的。一是晚上怕失火,二是怕出事生變。所以連夜行走路也不行。整個大街上,除了打更巡邏的,就再也沒有人了。怎么的到了宋朝,就變了個天地,晚上的時光變得那般美好,歌樓舞榭,戲院酒館,無不張燈結彩,勾欄瓦肆之類的地方,更是人頭攢動,笑聲喊聲一片。等這所有的地方都掛起了紅燈籠,在晚上就亮出了一個紅火世界。本來壓抑的人們就放開了,好好地玩,好好地樂。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要去,去看,去擠,去鬧。

  二

  皇宮里到處張燈結彩,宮前宮后的大門前、牌樓上也扎起花樹燈樓,并指導各坊間照模仿樣,極盡歡樂氣氛。一時間,家家制作花燈,人人手腳忙亂,喜氣彌散得到處都是。開封歷來有做花燈的傳統,各種手藝盡行顯現,各種燈籠提在手中或掛在門口爭奇斗艷。一些燈籠被傳襲下去,并進入文字被記錄下來,我們看看孟元老在著名的《東京夢華錄》中說的吧,那是:坐車燈、球燈、日月燈、詩牌絹燈、鏡燈、字燈、馬騎燈、鳳燈、水燈、琉璃燈、影燈、諸般巧作燈、平江玉珊燈、羅帛燈、沙戲燈、火鐵燈、像生魚燈、海鮮燈、人物滿堂紅燈……這是怎樣的一個燈的世界,簡直就是燈;\山,要把人的視覺弄亂,把人的神經弄亂,弄得眼花繚亂,心旌搖蕩。

  我剛上大一的時候,在開封第一次去看燈。歷史過去多少年,還是能夠看出老開封的氣象。到處都是彩燈,龍亭、禹王臺、大相國寺還有燈會,我去了大相國寺。進去就望見了滿眼的燈海,高高的樹上、各種房檐下、窗里窗外、廊柱上,到處都掛著各式各樣的彩燈,進去就進到了人流里,被擠著往前走,由不得你的走。人流像在旋轉,一進一進的院子,一個一個的門庭,你就轉吧,看吧,眼睛是不夠用的,這里還沒有看完,那里又得去放眼。那里還沒有看清,一忽又到了一串燈前。有的燈很大很大,有的做成了燈樓,里面外面都是燈。燈也在轉,有的在這邊走,有的往那邊轉,轉著轉著還能轉出一個小人來,向人們打打招呼立刻又不見了蹤影。

  千手千眼佛那里人最多,燈也最好看,于是人流就有點亂,亂得更加擁擠,像進入了漩渦,一會兒我就覺得兩只腳只有腳尖著地。有時腳尖也沒有著地的感覺了,就有些慌亂,我怕被大浪淘沙,卷入浪底。我一個壯男還成這樣,那些女孩子呢,叫喚吧,大呼小叫,你聽不清,也顧不上,只顧著自己了,別歪了,扭了,身不由己地踉蹌著,旋轉著,撥拉著,掙扎著,有時自己也要扯著喉嚨叫喚兩聲。終于被人流甩到了一棵大樹旁,就死死地抱著大樹不放手了。再看那些人,潮水一般,這里涌上來,那里退下去,叫叫嚷嚷,東倒西歪,鞋子帽子掉了都不敢撿,只是嚷著鞋子掉了,帽子掉了,隨著潮水就沖走了。據說看燈結束,一地的丟棄物,有第二天找來認領的。我那是第一次感受了開封看燈的熱鬧。

  看燈也看人,元宵佳節,大街小巷人滿為患。那時上百萬人的大都巿,比現在的開封城里人多好幾倍,而不上街看燈的是不多的。往往在這幾夜,女人也是現身露臉最多的了。尤其是宋代,還不像咱們現在,皇宮里的女子和富家中的小姐丫環,只有在上元節這時候才會集體性地出現在市民當中。

  有那種“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后”的情侶只管等著夜的來臨,這還是正常的。但同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年代,也夠是超前的了。還有更超前的,就是不管對方有沒有人,成沒成家,在那個夜晚只要對上眼,拉上就是。腦袋一熱的問題,結果會是怎樣,似乎還沒有考慮。

  在大宋年代,趙匡胤絕對沒有想到自己的一次善念,促成了很多人的一次善舉。據說在端門的那個地方,成雙成對拉手而去的多了。似乎那里是一個約定俗成的地點,一些人擠著擠著,就擠到那里去了;蛘呤窃趽頂D的過程中已經有了意思,只等到了端門再來事。端門,端的是一個門。一般人知道,一般人不敢去。

  三

  宋代上元節的這種端門的行為,看來是要借借那種元氣了。

  有人記載有這樣一個故事,一個年輕的女子李氏,給太尉做了偏室,太尉的身份可以了,家境也是可以的了,但是這個女子覺得不可以,沒有什么幸福感,按照有些人的說法,那就是這個人心野了。她真心是要尋另一種生活。她釆取了一個極端之舉,就是在上元節出來看燈的時候,將一個香囊扔在了乾明寺殿前,而后懷著一種僥幸匆匆離去。這種僥幸付出的代價也夠昂貴,那是一年的折磨。香囊還真被一個叫張生的撿到了,張生很奇怪地看著這個精美的香囊,終于看到香囊上寫的有字:得此物有情者,來年上元夜見車前有雙鴛鴦燈的可相見。張生吸了一口冷氣,氣進到肚里,頓時就熱起來,側臉看看四周并無旁人注意,便將那個美妙放進了懷中。

  李氏這個舉動有三點可嘆,一是危險,危險得不計后果,若果是西門慶樣男人撿到呢?當然,按照李氏的意思,就是西門慶樣的撿到也要認了。二是堅忍,如若不是太尉府里實在地過不下去,也不會走這一步。三是不甘,正因為有著某種期待,才不怕出現意想不到的后果。好在張生相貌品行都還不錯,撿到香囊著實是忐忑慌亂好一陣子,必是張生也喜歡這種忐忑和慌亂的,所以在這忐忑慌亂中挨過了一年,終于等來了第二年上元夜。張生早早地帶著香囊仍舊來到乾明寺殿前,這里瞧那里望的,真有點眾里尋他千百度了。終于,于燈火闌珊處見到了一輛車前掛著的雙鴛鴦燈。結果可想而知,一個私奔的事件完成于次夜三鼓時分。

  這只是《醉翁談錄》中的一件事,來源難定,真假難辨。沒有進入文字記載的事件我們不得而知,但是可以想知真實的景狀還有很多,甚至構成了人們想象中的意外。

  清明上河園里也有正月十五的元宵夜,那晚同樣摩肩接踵,熱鬧非凡,人們看花燈,看彩焰,看一對對年輕人在這里追求愛情,體驗一個千年的游戲。

  北宋上元之夜的脫格之舉,一千年后看起來,竟有些超凡脫俗,它使得上元之夜更具節日性,更具娛樂性,更具不確定性,讓有不同期待的人期待。(文/王劍冰圖/王偉賓)


(責任編輯:萬珍妮)
相關報道

東北新聞網
微信訂閱號

東北新聞網
手機版

東北新聞網
法人微博

新聞客戶端
Android版

新聞客戶端
iPhone版

 
關鍵詞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關閉窗口

*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,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,
請您來信來電(024-31885629)聲明,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。
東北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
pk10论坛